历史故事

五代十国是介于唐宋之间的一个混乱时期, 也是中国帝王时代钱币制度最乱的时代之一。

为什么说“最乱”?因为那个时代流行的钱币, 既有唐代铸造的“开元通宝”和各色年号钱, 也有唐朝灭亡后各独立王国继续铸造的唐式钱币, 还有大大小小各王国以自己名义铸造的钱币, 既有铜钱, 也有铁钱、 铅钱, 甚至泥钱。

五代的五个王国都至少铸造过一种钱币, 而十国中倒有近1/3的国家, 从诞生到灭亡, 连一种钱币也未曾铸造过。

一般认为, 十国中未曾自行铸钱的有三个国家, 即江浙一带的吴越国、 长江中游的荆南国和僻处山西的北汉国。 吴越和荆南都没有自己称帝, 而是向中原朝廷或周边大国称臣, 它们(尤其前者)的财力是足以铸钱的, 但、 经济上都没有撇开开元通宝和中原钱币另搞一套的必要性。

唯独北汉是个例外: 这个国家是后周取代后汉建国后, 原后汉开国皇帝刘知远的弟弟刘崇不愿臣服, 在自己领地山西建立起的割据王国, 这个王国不仅自行称帝, 而且和同时代的中原王朝处于互不承认合法性的敌对状态, 关系恶劣, 它之所以未曾铸钱, 原因只有一个——又穷又弱。

北汉开国皇帝刘崇原本是北汉的太原留守, 建国时只拥有河东十二个州的地盘, 即便天下太平的盛唐时节, 人口最多时不过279100户, 经过安史之乱和五代的几次大战, 人口越来越少, 最后时竟只剩下35200户, 只及盛唐时的八分之一。 这样一个贫弱的割据王朝, 仅仅因为北宋和契丹对峙, 依靠契丹的庇荫才得苟延残喘于一时, 否则恐怕根本无法维持四世二十八年的光景。

不过近来一些谈论古钱币的著作、 报道, 却屡屡谈及“北汉钱”, 其中曝光率较高的, 一是“汉元通宝”, 二是“广运通宝”, 一些爱好者常常借这两种“北汉钱”的存在, 力图为“北汉无铸钱”的历史定论翻案。

那么这两种“北汉铸钱”是否存在呢?先说“汉元通宝”。 这种钱千真万确是存在的, 但并不是“北汉钱”而是后汉钱。 后汉只有刘知远、 刘承祐两代皇帝, 立国时间更只有短短四年, 是被正史承认、 历史最短的“正统王朝”。 “汉元通宝”是刘承祐乾祐元年(公元948年)用“开元通宝”的旧模翻铸的, 尽管北汉开国皇帝刘崇是刘知远的亲弟弟, 刘承祐的亲叔叔, 但北汉毕竟不是后汉, 将后汉钱讹作北汉钱, 一如将蜀汉刘备、 刘禅的铸钱硬说成是西汉钱一样, 是不严肃的行为。

至于“广运通宝”, 迄今只有零星收藏者宣称“淘到”, “广运”是北汉最后一个皇帝刘继元的最后一个年号, 当时北汉已经风雨飘摇。 即便真有“北汉钱”, 最不可能的也正是“广运”。 那枚语焉不详的“广运通宝”倘非好事者伪造, 则或是别的以广运为年号者所铸: 按历史上共有四个“广运”年号, 其中后梁萧琮在第一个“通宝”——开元通宝诞生前, 而另外两个“广运”——西夏开国皇帝元昊和大理国段正严, 都是有可能铸造这种通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