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故事

包拯头上为啥有月牙儿

 

 

舞台上演包公戏,包公的脸谱,额头上有个弯弯的月牙儿。有人说,这是象征包公清明如月,这里有个传说,说那月牙儿有一番曲折的来源。
传说包公生下来今后,满身墨黑,很不一般。包公有两个哥哥,大哥包文举,二哥包文宗。这两位哥哥,虽然是一母所生,但生性却大不一样,老大为人忠厚正直,心地善良,老二奸诈刁钻,心地恶毒。一床不睡两样人,两位嫂嫂也是这样,大嫂心慈面善,尊老爱幼,二嫂心狠手辣,欺大压校包母生下老三,大哥大嫂暗暗兴奋,都说:我包门人丁兴旺,添了老三,未来必然是事事通顺,家道更会发财起来。老二两口可不这样想,他们背后嘀咕:爹妈真是作孽,眼看将近入土的人了,又给生下这么个孽障,他们百年之后,一分为二的家产,这就成了一分为三了。不行,这个祸害不能留,我们一定得想措施把他除了。
主意一定;包文宗配偶就在母亲眼前说开了三弟的坏话。
包文宗说:母亲,您身体不好,我这小弟您仍是送了人吧!
老二媳妇说:母亲,老三恐怕不是正道儿来的,您看他黑得像炭,不是妖魔即是鬼魅,包家出了这样一个怪物,非带来祸害不可。
母亲听了老二配偶的话,心里很不是滋味,儿子是母亲的心头肉啊,长丑长俊由不得人,你们怎能这样说话呢?包母不好当面责怪他们,只好搪塞说:你父亲和大哥出外收账不在,我怎么作得主呢!老三是你父亲的骨血,只有你父亲才说了算。包母觉得推到老伴身上,老二伴侣就不会再说什么了,没想到老伴和包文举收账路上碰上了麻烦。
这天包文举和父亲收账回来,路边突然跳出一伙土匪,这伙土匪把包氏父子痛打一顿,抢了他们的银两不说,把他们代步的马匹也抢走了。要不是挣扎着逃跑,差一点连命也没了。
包文宗配偶据说父亲和大哥出了事,感到除去老三的时机有了,就冒充探望父亲,抹着眼泪说:看来算卦先生说得良好,老三确是个丧门星。原来他没算过什么卦,却说算了卦,还说先生说了,若不除了这个怪胎,包家必然有大祸临头。
包父正在气头上,听了老二配偶的话,一股无名火起,吼道:给我把那灾星扔到河里去!
包文宗一听,就像天上掉下个金元宝,接过话就说:我去!
包文宗从母切身边抢过三弟,一阵小跑,从门外溜出去,把小包拯扔到了村后的小河里。包文宗觉得大功告成了,哼着小曲儿回了家。
却说包文举的媳妇在屋里给老公敷罢药,正想烧些水,却见水缸里没水了,就提了瓦罐到河畔去取水。她刚走到河畔,就听到一阵惊天动地的婴儿哭啼声,他循声走过去一看,一个裹着破布的孩子架在芦苇上,她走近细看,本来是三弟,她赶快跳下去把孩子救了上来。
本来包文宗扔得慌张,没有把三弟扔到河心,只是扔到了芦苇丛中,这块水面,看上去是水,其实下面全是齐刷刷的芦草,包文宗扔下三弟,溅起不少水花,觉得这下三弟必死无疑,扭头就跑开了,他没想到三弟只湿了个脊背。包拯没有淹死,但在那芦苇窝边有一根弯曲的干芦苇棍儿,包拯一落水,就被那根棍儿划伤了额头,那块月牙形的伤疤就是这样留下的。
包文举媳妇抱回三弟,就悄悄把他扶养了起来。当时,她已有了包勉,于是,一只奶给三弟吃,一只奶给儿子吃。后来婆婆因扔了三儿子,老公遭了匪盗,夹气带吓生病死了,包文举媳妇就一直把包拯扶养。所以,包拯称大嫂叫嫂娘,长嫂顶母、长兄如父,也是从这儿叫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