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历史

用兵真如神你打你的我打我的

美国著名进步记者安娜middot;路易斯middot;斯特朗曾这样描述过舞场中的领袖:周恩来的华尔兹舞是第一流的,的舞步像数学一样准确,朱德的步伐像是长征,而的舞步则常常出人意料,总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跳舞。

当旋转到战争这个舞台时,他更是强调主动权。要依照自己的节奏进退,要迫使敌人按照自己的节奏行动。他从容地驾驭战争,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指导战争,夺取胜利。

这份自信、这份潇洒,令许多人着迷,令许多人赞叹。建国后,当他谈指导战争和指挥作战的诀窍时说:打仗没有什么神秘,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,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。什么战略战术,无非就是这四句话。

简单四句话,揭示了战争中的主动与机动、打与走的辩证关系,它几乎可以诠释中国战争史上所有的战役战斗,是人民军队战略战术的精髓。

任何军人都明白一个道理,要夺取战争的胜利,必须力避被动,力争主动。主动权,是胜利之母,掌握了主动权,常能ldquo;高屋建瓴,势如破竹rdquo;;失去了主动权,就要受制于人,兵临险境。

齐德学(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、博士生导师):中国战争的基本特征是敌强我弱,人民军队基本上处于战略被动地位。掌握主动权,对于人民军队的作战行动来说,尤为重要。要生存,要发展,就只有以战役战斗的绝对主动来争取战略上的主动。如何掌握战役战斗中的主动权,这是指导中国战争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幼年的中国党人在寻找答案过程中付出过惨痛的代价。南昌起义、秋收起义、广州起义,秉承苏联红军的战略战术,先打红旗,再以堂堂之阵迎击敌军,虽然英勇悲壮,却无一不遭受极大损失。

是党内最早觉醒的军事指挥员。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,在起义部队前委会议上,他断然主张放弃进攻长沙,把起义军向南转移到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山区农村,寻找落脚点,以保存力量,再图发展,从被动中赢得了主动。

在古城会议上,作出了向井冈山进军的决策。在竹海苍茫、云雾缭绕的井冈山,寻找着后续的答案。

周继强(军事科学院原军事历史研究部研究室主任、研究员):一个在井冈山当了几十年山大王的朱孔阳,外号朱聋子,不管官府如何清剿,他总有办法逃脱。他的生存秘诀是:不要会打仗,只要会打圈。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,跑不赢就钻,钻不赢就化。从中受到启发,说:我们对付敌人的方法,要看敌人的多少,了解敌人的情况。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。赚钱就来,蚀本不干。

最深奥的战术原则就是这样被用异常通俗的语言一语道破。这一作战原则在教条主义者看来,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,但它却实用有效。

袁德金(军事科学院军事思想研究所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):ldquo;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rdquo;,精确阐明了作战中ldquo;打rdquo;与ldquo;走rdquo;的辩证关系,也是对消灭敌人、保存自己的战争目的的最好诠释。ldquo;打得赢就打rdquo;,主要体现为进攻性,就是在战役战斗中,不放弃任何歼敌时机,主动进攻,速战速决。ldquo;打不赢就走rdquo;,则主要体现为流动性,就是不固守一城一地,这里不好打就到别处打。

1931年6月,蒋介石亲自指挥30万大军,还特别带上了英国、日本、德国的军事顾问,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三次ldquo;围剿rdquo;,发誓要在三个月内肃清红军,ldquo;如不成功则成仁;如不获胜,自刎首级rdquo;。

红军只有3万人,敌强我弱。、朱德命令正在分散开展群众工作的红军向兴国西北的高兴圩集中,以待机破敌。

蒋介石发现红军主力行踪,立刻集中9个师的兵力,分几路向兴国猛扑过来,企图消灭红军主力于赣江东岸。避实击虚,确定了ldquo;避敌主力,打其虚弱rdquo;的方针,决定主力秘密北进,首先夺取富田、新安,然后由西向东横扫敌人后方联络线,迫敌主力回头,再乘其疲劳ldquo;打其可打者rdquo;。

但军两个主力师却抢先一步到达富田。立即改变计划,率领主力悄然返回高兴圩,继续待机。

此时,各路军已将红军压缩在方圆数十里的狭小地域,形势异常严峻。依然以走求主动,以走调战机,指挥红军主力穿越山区,神出鬼没地从两路敌军之间约20公里的空隙跳出包围圈,突然对实力较弱的军第3路进击军发起进攻,歼灭其1个旅又一个多营。随后疾速脱离战场,奔向良村,再歼敌1个师大部。

良村战斗后,红军本想乘胜攻占龙冈,当发现军已经在龙冈凭险固守时,再次改变决心,以一部兵力佯攻龙冈,造成假象,自己则率领主力继续东进,在大雨滂沱中突然对黄陂发起了猛烈进攻,再歼敌4 个团。

红军三战三捷,大煞军的威风。蒋介石恼羞成怒,命令各路部队迅速东进,以密集大包围态势压向红军,并下令ldquo;以东固为中心,纵横25里一律平毁,格杀无余rdquo;

红军再次陷入军的包围。再次施展了走的战术,以红12军扮主力佯动,将军主力牵向东北方向,红军主力2万余人则秘密向西疾行,又从两支军部队间约10公里的间隙中跳出了合围圈,到兴国东北的白石、枫边地区隐蔽休整。

军在红12军后面翻山越岭,整整转了近半个月,方知红军主力在兴国,只好掉头西进。此时红军主力已经休整完毕,已在的指挥下一走了之。军又扑了一个空。油盐告绝,粮食困难,人困马乏,ldquo;肥的拖瘦,瘦的拖死rdquo;,军再也无法追击下去了,只好草草收兵。

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,他立即要求红军主力展开追歼作战,连打三仗,大量歼灭了敌人,彻底粉碎了军的第三次ldquo;围剿rdquo;。

三个月过了,蒋介石当然不能自刎首级,但他却气得口吐鲜血,黯然返回了南京。

黄迎旭(军事科学院军事思想研究所所长、博士生导师):有人说:ldquo;中国的胜利是走出来的。rdquo;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。曾下大功夫研究了走的问题,他归纳出四种情况下不能打必须走:一是当面的敌人多了不好打时;二是当面敌人虽不多,但它和邻近敌人十分密接,也不好打时;三是遭遇凡不孤立而占有十分巩固阵地之敌不好打时;四是打而不能解决战斗,不好再继续打时。

无须讳言,也打过败仗,但他从ldquo;不二过rdquo;,总是能从败仗中汲取经验。更多的时候则是因势利导,巧妙地将败仗转化为胜势,形成令人惊叹的战争转换。而走,则是完成这种转换的基本方法。长征路上的土城战役就是一例。本来打算在土城歼灭川军,打开北渡长江的通道,但激战一天,却未能歼灭川军,红军反而陷入危险境地。

果断放弃了北渡长江计划,指挥红军甩开双腿,驰骋于川、滇、黔的高山峻岭之间。的走,走出了四渡赤水的千古绝唱;的走,走出了红军行动的主动权;的走,走出了急流险滩,走向了光明的前程!

到了解放战争时期,随着战争在更加广阔的舞台上展开,ldquo;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rdquo;的思想,也进一步得到丰富发展。在的调度指挥下,各大战区指挥员在ldquo;走rdquo;字上大做文章。

华东野战军在陈毅、粟裕的指挥下,针对军重兵集结、分进合击的特点,在苏中、苏北、鲁南战场打一仗、歼一部、退一步,ldquo;叫花子打狗,边打边走rdquo;。

晋冀鲁豫野战军在刘伯承、的指挥下,抓住军部署分散、后方空虚的特点,在陇海铁路南北地区大踏步前进、大踏步后退,调动敌人,创造战机,各个歼敌。

、罗荣桓指挥的东北联军充分利用东北平原地势平坦、交通便利的条件,长途奔袭,三下江南,四保临江,逐步扭转战局,完全掌握了战场主动权。

袁德金(军事科学院军事思想研究所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):光走不打是逃跑主义,光打不走是拼命主义。只是善ldquo;走rdquo;还不足以完全掌握战场主动权,只有会ldquo;打rdquo;方能消灭敌人,最终达成战役、战斗的目的。打是目的,走是手段,一切走都是为了打,以走创造战机,以打达到目的。

当人民军队转入大规模的运动作战后,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如何ldquo;打rdquo;、如何ldquo;大打rdquo;上面。

1947年4月,晋察冀军区决定发起正太战役,首先歼灭石家庄外围的军,然后沿正太铁路向西,求歼由太原出援的军。就在战役即将发起时,风云突变。军集中7个团的兵力,对冀中解放区重镇胜芳镇发起进攻。

是回师援冀,还是继续发起战役?聂荣臻等指挥员决定:不为敌人攻势所动,按预定计划发起战役。晋察冀军区部队顺利完成第一阶段作战目标。主力置攻入解放区的军援军于不顾,迅速西进山西,发起了第二阶段进攻作战。

接到前方报告,极为欣慰,电示聂荣臻等人:ldquo;你们现已取得主动权,如敌南援,你们不去理他,仍然集中全力完成正太战役rdquo;。ldquo;即是先打弱的,后打强的,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(各打各的)政策,亦即完全主动作战政策。rdquo;

这份电文是第一次明确提出ldquo;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rdquo;的作战原则。晋察冀军区部队根据的指示,横扫晋西南,围攻阳泉,诱出太原军两个师来援,将其包围于测石驿地区彻底歼灭。整个战役,共歼敌3.5万人。

姜铁军(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研究员):正太战役本身规模并不大,但在战役过程中所提出的ldquo;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rdquo;原则,却具有重要意义。它是对ldquo;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rdquo;原则的重要发展,标志着的作战指导已经如中国古代兵法说的,ldquo;无天于上,无地于下,无敌于前rdquo;,进行着完全掌握主动权的作战。

确立了这一作战原则,马上将之付诸战争实践。两个多月后,军对山东解放区和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还在持续,即采取ldquo;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(各打各的)方针rdquo;,指挥刘邓、陈粟、陈谢三支大军挺进中原,发起战略进攻,搅得中原大地地覆天翻。军手忙脚乱,转瞬间就由重点进攻的主动变成了四处堵击的被动。

傅立群(军事科学院外事研究部原副部长、博士生导师):ldquo;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rdquo;,关键在于要有ldquo;我的rdquo;一套。首先是不与强敌纠缠,决不在敌人期待的时间、地点,以敌人期待的方式与敌人交锋;其次是以灵活的机动与作战,调动敌人,制约敌人,把战争完全导入对自己有利的轨道,按照自己的节奏、方式,完全主动地与敌人交战。人民军队之所以无往而不胜,其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形成了ldquo;我的rdquo;一套,形成一整套人民军队的战略战术,完全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。

建立ldquo;我的rdquo;一套,目的是要掌握主动权。

ldquo;我的rdquo;一套决不是不管对方的自我表现。而是既要知道自己,更要了解对方,知己知彼。

土地战争时期,为红军制定的是以游击战为主的ldquo;我的rdquo;一套,后转变为运动战为主,赢得了四次反ldquo;围剿rdquo;战役的胜利。抗日战争开始时,把游击战争提高到战略地位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国反侵略战争的ldquo;我的rdquo;一套。解放战争时期,审视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,再次转换了ldquo;我的rdquo;一套,将运动战、阵地战、游击战紧密结合,灵活运用。

齐德学(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、博士生导师):你有你的一套,我有我的一套,我的一套包括战略、战术作战中一整套指导原则和作战方法。它不仅具有机动的灵活性,更有严密的科学性。

ldquo;各打各的rdquo;自然被兵家所乐道,但却很难实现。却总能赋予它神奇的ldquo;功效rdquo;。后人发现:最善于因敌用兵,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;最善于因地用兵,在什么地点打什么仗;最善于因时用兵,在什么时间打什么仗;最善于因己用兵,有什么条件打什么仗,并最善于择军选将,总之,最终他总是打胜仗。

有了ldquo;我的rdquo;一套,就可以制约敌人的一套。你打阵地战,我打运动战;你打速决战,我打持久战;你打分进合击,我打诱敌深入;你打到这边,我打到那边;你要打,我不打;我要打,你不得不打;你打我时,打不到,摸不着;我打你时,打得准,打得狠。的战争指导已经达到了ldquo;从心所欲而不逾矩rdquo;的境界,因此演绎出一幕幕令人回味无穷的战争奇观。